今天是:

徐贵祥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09-14

1.jpg

人物介绍   

   徐贵祥 ,笔名楚春秋,男,1959年12月27日生于安徽省六安市,大学毕业,1991年又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1978年12月应征入伍,历任班长、排长、连长,集团军组织处干事、师宣传科科长,1994年调入解放军出版社任编辑、总编室主任、科技编辑部主任兼副编审,后调任空军政治部文艺创作室副主任,2013年2月任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199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作家协会第七届、第八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2016年12月2日,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徐贵祥当选为新一届中国作协副主席。

    主要作品有中篇小说《潇洒行军》、《弹道无痕》、《决战》、《有钱的感觉》等,长篇小说《仰角》《历史的天空》《明天战争》《八月桂花遍地开》《高地》《特务连》《四面八方》《马上天下》等。曾获第三届人民文学奖,第七、九、十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第四、八、十、十一届五个一工程奖,第六届茅盾文学奖。

作品简介

   《历史的天空》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4月出版)

  本书是“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描写了以梁必达、陈墨涵等为代表的30来个青年男女在30年代投身于革命的故事。挣脱了日军的追杀,几个逃难的青年在对未来的选择上分道扬镳了。找八路军的遇上了国民党,投国民党的撞上了八路军。阴差阳错的偶然成了命运的必然归宿。他们从此结识了他们未来的战友和敌人,从此走向了战争和政治,也从此有了一段波澜壮阔的战争史诗,有了惊世骇俗的爱情故事和扑朔迷离的人间恩怨——昨天唇齿相依,明日反目成仇;阵前并肩作战,幕后暗设陷阱;情同手足者在利益面前落井下石,势不两立者于患难之中肝胆相照……

    《仰角》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1年1月出版)

  为了适应现代和未来战争,经层层考核,W军区从几千名老兵骨干中筛选出六十三人,集中在大山深处,在体能,技能、智能和思想道德方面进行高强度的锤炼和人格规范,并再度竞争淘汰,最终使其半数成为高素质的军官。作品在纯粹的军营文化的氛围里,以特殊年代军营男女的一段特殊生活经历为背景,生动地叙述了在军队干部制度改革的第一个浪潮中,一群男兵女兵在进与退,成与败的考验中跌宕起伏的命运选择和超凡脱俗的爱情。难忘岁月里的难忘故事,在军营文化的浸润下,洋溢着阳刚之美,人性之美和情感之美。读之回肠荡气,掩卷心潮难平……

    《明天战争》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7月出版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成了“四大金刚”,也就成了男人中的男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拥有共同的命运。军营是安身立命的广厦还是通向事业峰巅的平台?是体现人生价值的赛区还是支撑民族强盛的干城?居安和思危、生存和生活构成一道解不完的方程。这是一曲理想主义的咏叹调,小说以某部军事训练精英“四大金刚”岑立昊、范辰光等人三十年成长经历为线索,描写当前军队内部正在发生的痛苦而缓慢的蜕变——从传统向现代的演变,反映了和平军旅生活的琐碎,直奔和平时期军事生活的要害,单刀直入敏感处,其思辨、哲理和形象水乳交融,作品构思奇特。

    《八月桂花遍地开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5年2月出版)  

    1938年秋,为了配合武汉保卫战,国民党军苏鲁皖战区长官部任命原作战部少将副部长沈轩辕赴江淮重镇陆安州任行政公署专员兼警备司令,配合主力组织防御,牵制敌人。沈轩辕是我党地下工作的领导人物,他临危授命,以有学识有尊严的江南儒商身份和才干赢得日军松冈大佐的信任,担当起陆安州汉奸政权的市长,其秘密助手方索瓦也成为“汉奸”要人,从此展开了陆安州抗日斗争的精彩惊险逐鹿。沈轩辕运筹帷幄,蓄势待发,暗中联络调度新四军、国民党军、抗日民众武装、绿林好汉乃至“皇协军”,最终达成战役目标……小说以江淮地区抗日斗争为背景,展现了一幅波澜起伏的战争画卷。

   《高地长江文艺出版社(2006年4月出版)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青年学生严泽光和王铁山因爱慕女兵杨桃参加解放军。二人在战斗中成长,分别成为两支部队的指挥员。一次因残匪偷袭,杨桃在负伤后失踪,对杨桃的怀念使两个人成为患难之交。但是朝鲜战场上的一场双榆树高地战斗,两个人再次产生矛盾,为此斗争几十年……作品以双榆树战斗为经线,巧妙地结构了两个军人、两家军人、两代军人四十余年情感与命运的纠葛,展现了军人丰富而深沉的内心,同时也揭示了军人们在荣誉与作为、责任与利益、爱情与婚姻、理想与现实等诸多矛盾中表现出来的超凡脱俗的精神。人物性格独特鲜明,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叙述风格凌厉新颖。

   《天下北方文艺出版社(2007年1月出版)

  这是一部中短篇小说集,也可以说是徐贵祥早期作品的珍藏版。从古战争题材《决战》、《天下》和时代背景模糊的《错误颜色》,再到和平时期军营生活的《弹道无痕》,进而到反映七十年代边境局部战争的《胆量历程》,都有着不可阻挡的视角震撼力和情感冲击力。

   《马上天下》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年1月出版)

    一个乡村学子成为驾驭战场的风云人物:一对父子由精神背叛到心心相印:一组师生分道扬镳数年后殊途同归,一群新的战争人物从历史隐秘处向我们走来。硝烟弥漫处不单有生离死别,还有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不仅有两军对垒的奔突厮杀,还有智者心灵的博弈和默契……从战争的艺术到艺术的战争,《马上天下》直逼军事文学的核心部位,以独特的见解和精彩的叙述,表达出战争文学的终极关怀

创作思想

    徐贵祥看来,战争是一个巨大的概念,也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东西,人们当然可以很简单地、泛泛地对战争进行普世性的价值判断;但是,事实上战争的内涵十分深厚,也存在着多种认知的角度和阐释的空间。从人类恒久的立场上去看,军人这种职业,这种群体可以取消;但是在面对现实的时候,问题就复杂得多了,这还是一个很深层次的哲学问题。没有谁不强调和平,但是,人类的战争从没有停止过。战争给人类带来很大的灾难,流离失所、家破人亡;但是从历史发展的角度、人类进化的角度来看,战争往往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催生剂,也是人类科技文明发展的催生剂。战争是一个客观存在,必须正视它。在当今世界维持平衡的局面里面,中国的军队是一支不可缺少的力量,所以对它存在的价值,对生活在这个群体里面的人、人的情感、人的命运、人的价值,应该有一个比较客观和清醒的认识。军旅文学应该为生活在这其中的成员提供一份赏心悦目,能够引起深思、能够激发情感、能够激励斗志的文学作品,这是军旅作家的基本责任,也是徐贵祥一直在坚守的写作伦理。

  徐贵祥过去常用三句话来讲军旅文学的难写:过去式的没有写好,现在式的不好写,未来式的写不好。徐贵祥认为要求军旅文学快速地做出反应,一是不可能,二是不可取。因为文学所要表现的生活,必须要经过沉淀,必须要经过时间的检验。现在回过头再来看新时期之初的某些煊赫一时的作品,不难发现存在着很多艺术上的缺陷,当时之所以成名,之所以产生那么大的反响,也有着政治上的背景和时代的因素。所以说作家们不能太浮躁、太急功近利;也不能为了紧跟而紧跟,制造一些速朽的东西,那样反而是对生活资源、对题材素材最大的破坏和浪费。

  作家要关怀底层,关怀社会,要怀着忧患意识和责任意识,要切中时弊,要准确地把握住社会和军队发展中存在和暴露出的问题。《士兵突击》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傻子”,让观众为之喜、为之悲;他可爱就可爱在他“傻”,这种兵有可取之处,但是多了不行,人们不能把理想寄托在一个“傻子”身上。徐贵祥的《明天战争》里面有很多理念化的东西,作为小说它有很多毛病,小说的味道、土地的味道、人烟气少了一些;但是作为军旅小说,它的价值并不完全在于他的视点是否低沉,是否触动到了生活的阴暗面,反映了生存的苦难,如果仅仅是为了写底层而写底层,为了写苦难去写苦难,那作品的格局和气度就太狭隘了。也不是你把主要的笔墨放在兵的身上,兵就爱看了。一个真正的军旅长篇小说就是要讲究宏大叙事,它的承载量和视野在现在的基础上还应该是更博大一些,要拿出真正有思想、有内涵、有味道、有份量的作品,才能真正吸引广大官兵阅读,否则你就是整天去写某个兵,写军营生活的某个横截面,兵们也不见得会亲近你的作品。

  军旅文学有很强的社会性,它必须要有责任感,要有道德意识和社会意识。军旅文学作品应该为民族、为国家、为人民提供一种健康有益的精神食粮,军旅作家要对历史负责,对国家负责,对社会负责,对军队负责,对战争负责。军旅文学作品,尤其是小说,它的思想深度,它的时代穿透力,它对生活的认知程度决定了作品的质量。当前,军旅文学正在经历一场大的繁荣,繁荣的关键在于,就当前的文化背景而言,当下中华民族最迫切需要的就是一种责任感,一种崇高感,是那种天塌下来有人扛着的阳刚气、英雄气。这种精神在现实生活中太缺乏了,而军旅文学,尤其是新世纪以来的长篇小说所承载着的爱国主义、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精神,在相当程度上满足了物欲横流的时代背景下人们心中空虚失落了的精神需要。无论时代如何向前发展,军旅作家们都不能丧失责任感和勇气,军旅文学就是要勇于攀登思想与精神的高地。

创作经验

    徐贵祥的自信

  徐贵祥在他的创作谈中有这样一句话:“我自信,这部作品不是你所‘熟悉’的那些战争故事的翻版或修改,但愿它给你带去的是全新的感受。”这部作品写抗日战争确实写得别开生面,那时根据他的长篇小说《历史的天空》改编的电视剧正在热播,徐贵祥的自信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后来《历史的天空》获得了茅盾文学奖。

  据说《历史的天空》曾遭过两次退稿,后来被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徐贵祥说:“被退稿的作品不一定是差的,有些优秀的作品有独创性,超出了编辑的想象,也有可能被退稿。”这又显示出他的自信。


    写好战争与人

    徐贵祥说: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随着世界新军事革命,中国军事文学出现两种景观:一是站在新历史观新文学观、新价值观看战争历史,一是回眸历史,放眼未来。他的《历史的天空》、《八月桂花遍地开》属于前者,另两部作品《仰角》、《明天战争》属于后者。他的前两部作品被称为“新历史文学”,在这两部作品里他试图接近历史的真实,接近几十年前战争中人的真实状态,塑造真实可信的英雄形象。《历史的天空》中的梁大牙、《八月桂花遍地开》中的沈轩辕就是他所塑造的英雄,在他看来英雄就是有强烈的责任感,对国家、对民族、对历史、对家庭都要承担起责任的人,一个国家要富裕、强大起来,没有这样的英雄不行,让可信的英雄形象深入人心,对塑造民族性格也能产生影响。

  徐贵祥自己也亲历过战争,他参加过两次自卫反击战,荣立过两次三等功,曾长期在部队基层工作,带过兵,他还替一位将军整理过回忆录,采访过100多位将军和老干部,听这些老将军描述真实的战争经历,他对战争有了更真切的感受。《历史的天空》电视剧播出后,一位80多岁的老战士拉着他的手,笑着告诉他:“说了怕你们不信,那个时候我们就跟电视里演的一个熊样。”

  徐贵祥研究了我们写抗战题材的作品,发现这些作品最主要的缺憾是,没有把我们的敌人写好,对敌人的状态了解和表现得不充分,在写《八月桂花遍地开》时,为了写抗战时期的敌人,他对日本古代文化、民族性格、政体进行了大量资料阅读,他说:“我看到的和写在笔下的敌人是强大的猛虎,因而战胜这只猛虎的民族,至少也应该是一只更加强大的雄狮,尽管这只雄狮曾经沉睡”。


    实现作家梦想

  徐贵祥小时候喜欢看小说,以战争文学作品居多,有《烈火金刚》、《敌后武工队》等国内作品,也有苏联卫国战争作品,还有雨果的作品,那时他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当兵,一个是当作家。后来他当了兵,参加了战争,当作家的梦想重新点燃是源于一个契机,参战归来别人给他写了一篇特写《铁鞋踏破千重山》,发在《解放军文艺》上,他看了很激动,周围有很多英雄故事,为什么不能自己写呢?于是他拿起笔来开始写。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正是文艺复兴大潮涌动的时候,无数人怀揣当作家的梦想,他的写作热情很高,投出去很多作品,但大部分石沉大海。第二次参加自卫反击战时,在战斗间隙,他还在昏暗、潮湿的营房里坚持写,生死未卜,他一边写一边有一种悲壮的感觉。直到1985年,他第二次参战归来,在众多信件中发现《小说林》杂志刊登了他的中篇处女作《征服》,很受鼓舞,从此写得更加勤奋。1989年他考入军艺文学系,他生活积累丰富,也富于激情,在军艺的学习使他的创作更上一层楼。后来他在解放军出版社工作,工作环境又使他对战争史、党史等历史知识耳濡目染。他一篇篇地写,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着自己的路。


    新的起点

  徐贵祥在茅盾文学奖颁奖典礼上受奖时说:“我和我的读者一起成长,我要以更虔诚的态度、更纯洁的情感去创作,秉承茅盾先生的深刻和独创的创作思想。”获奖对他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现在他想静下心来读一些书,对文学进一步亲密接触,更深入走进历史,更逼真地体验生活。放慢节奏,审视战争、历史、现实,除了文学作品,他主要阅读一些东西方文化比较、东亚文化比较方面的书。有灵感燃烧时,他还要写作,他说写作这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到了不写不行的时候,他才动笔写。

  徐贵祥说自己喜欢读书、写作、思考,除此之外,还喜欢喝酒和下棋,他很欣赏茨威格的《象棋的故事》,虽然没写战争,但表现的是高层次的战争状态,是两种文化的较量,双方人格的较量,是灵魂与智慧的战争。下棋也带给他这样一种智慧的快乐。

  他评价他笔下的梁大牙时有这样一句话:人最有意义的是战胜自己。他还要让自己的作品更出色。

联手创作

     2016年,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与东方出版社联手,陆续推出中国文学创意写作教学系列作品《好一朵茉莉花》、《背锅人》、《弹道有痕》。这一系列作品,均由茅盾文学奖得主、军艺文学系主任徐贵祥领创、军艺学生在徐贵祥原作基础上进行再度创作,乃“一场精心策划的文学探秘”。


投稿电话:0564-2770186 投稿邮箱:yejinews@163.com 叶集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备案号:皖ICP备14015871号
网宣备案号:皖网宣备100005号 中共叶集区委宣传部主办 技术支持:皖西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