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开心的回忆

浏览次数:作者:张成民   来源:叶集新闻网发布时间:2017-11-30

  十岁那年我第一次到去大姑家,大姑家住在叶集,离我家三元双塘大队有四五十里地,那时交通不便,没有汽车,连自行车都少有,赶叶集基本上靠步行,一条砂石路蜿蜒在三元与叶集之间,偶尔有几辆汽车通过,老远都能听到车子的轰鸣声。我一直想去大姑家,听说叶集湾火蔴多、玉米多、萝卜多,尤其是沙地里长的萝卜又脆又甜。每到冬季大姑家人要上岗的情况下,总要带点萝卜过来,由于数量有限,没能等到做菜,全被我们一群孩子当水果吃了。

  四月份的一天,正赶上星期天,父亲几天前说过要去大姑家,我吵着也要去,像这样的机会我吵过好几次了,父亲说我小,担心走不动。不过这次父亲没有反对,我高兴得几乎跳起来,吃罢晚饭,父亲叫我早睡,明个一早要起来赶路哩。我激动得怎么也睡不着,叶集在什么地方,大姑家住在哪,这么远的路可走得下来……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睡得正香,父亲把我从睡梦里喊醒,我慌忙穿好衣服,这时鸡棚里的老公鸡叫了,估计是凌晨四点钟左右吧,母亲早已把饭做好,父亲说要吃饱些,不然中午饿着,我特别兴奋,连吃了两碗干饭,打着饱隔,急着要走。

  外面一片漆黑,借着那点点微弱的星光,多少能分辩出路的一些轮廓来,好在父亲路熟,我连走带跑,感到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走了很长时间,来到沣西干渠,这条河渠阻隔了两边的交通,没有桥,也没有船,唯一一条地下涵,便是人们来往通行的必经之路了。地下涵有半人高,一米多宽,一百多米长,这是为河上游排水专门修的,平时涵洞里有脚被深的流水,赶到汛期几乎是满洞水向下排。人钻进洞里,必须弯着腰向前走,稍不注意就会碰到顶部石块上,进洞之前还要提前喊话,看看对面有没有人进洞,否则在里面遇上破不开路,我学着父亲脱掉鞋巻起裤子准备过涵洞,父亲在前面开路,我紧跟在身后。洞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听到脚下“哗哗”的流水声和很大的回声,白天进来都感到阴森恐怖,何况是夜里呢!好在有父亲壮胆,加上去大姑家心切,当时一点都不觉得害怕。父亲不停地提醒我当心不要碰头,可我还是被上面的石块碰了一下,疼得两眼直冒金花。

  费了好大劲,总算走出洞口,我和父亲穿上鞋子继续赶路,过了涵洞消耗了我很大精力,明显感到没有开始的“精神头”了,但我知道还有很远的路要走。走在路上,父亲给我讲了井鸡队武秃子过涵洞的故事,一天刚下了一场小雨,涵洞里有小腿肚往上深的流水,武秃子挑着两小口袋面粉准备过洞,走到中间体力不支,腰直不起来,全靠背部顶着扁担,放也不能放,停也不能停,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但他还是咬牙坚持,每向前走一步都非常艰难,最终把两袋面挪了出来,出来后他一屁股瘫软在地上,半天都没有起来。

  这时,天开始麻麻亮了,东方泛起了鱼肚白,远处的房屋和树木看得清清楚楚,路上已有起早放牛的人了。父亲说快到林店子啦,林店子靠公路边,有供销站也有食品站,早起赶店子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叽叽喳喳的。到了店头也就到了公路,明显感到路宽敞多了,我们顺着公路继续向西南方向走,砂石路走起来没有土路那么舒服,有时鞋里钻进碎石子,得停下倒掉,大约走了一个多时辰,我感到两腿越走越僵硬,像坠了铅坨似的,一步都不想往前迈,父亲知道我累了,就在公路边坐下来歇一歇。我问父亲还有多远,父亲说只走一小半,我一听就懵了,这可怎么办,想回去也远,往前走更远,唉!后悔不该跟父亲来,真像武秃子挑着面粉过涵洞,搞得上不上下不下,更麻烦的是右脚被石子磨破了,疼得无法穿鞋。我和父亲正在发愁的时候,听到后面老远地方传来“突突”的拖拉机轰鸣声,声音越来越近,我们走了半天也没见过一辆车子,心里想:要能坐上拖拉机就好了,父亲又何偿不是这样想的呢,一小会拖拉机驶到近前,父亲报着试试看的心理,慌忙向驾驶员招招手,示意他停下来带我们。这是桥店公社的大拖拉机,驾驶员外号叫“谢花脸”,有四十多岁,很有名气,其实父亲也不认识他,只是平时听人说过。谢花脸看到路边有人招手,又看到旁边有个小孩,就把车子停了下来,问我们去哪里,父亲说去叶集,孩子走不动了,能否行行好把我们带上,刚好他的车子拉粮包去叶集,看劲头驾驶员同意带我们爷俩,我和父亲感动得不得了,我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脚也不感到疼了,慌忙扒上车,车箱内麻袋装得满满的,我们只能坐在袋子上面。驾驶员叫我们坐车子中间,手要抓牢麻袋口防止摔下来。“突突突”拖拉机开始行走啦,烟筒里冒出几股灰烟,我第一次坐拖拉机,坐在上面感到特别过瘾,目视着前方,头发被风吹的站了起来,两边树木和房子匆匆从眼前闪过,身子随着车头颠簸不停地摇晃,驾驶员坐在车头上,有时被颠得屁股离开了座椅又落了下去。拖拉机爬坡更带劲,声音震耳欲聋,黑烟像一条长长的黑龙在空中盘旋,一会功夫一条大坡爬了上去。不愧为是位老师傅,车子开得又快又稳,很快到了狗蛋岗,狗蛋岗离叶集只有十几里地了,路遥知马力一点不假,要是步行不知道现在还在哪呢,此时我感到好兴奋:第一次去叶集,第一次走大姑家,第一次坐拖拉机,虽然累得慌,还是值了。

  大姑家住在老虎滩公路边,离叶集老十字街还有两三里地,很快车子到了大姑家门口,父亲喊师傅把车子停下来,又向他说了一些客气话,我也跟着说谢谢,但我总觉得还没坐过瘾。大姑万万没想到我们今天会来,看把她老人家喜欢的,她不停地摸着我的头喊着我的乳名,亲热一阵后,大姑忙着烧午饭,又叫小表哥带着我玩,大姑提前安排啦:叫我在这多玩两天,下午让小表哥带我去看电影,明天带我上老十字街玩,想回去的话,找人打班车回去,听说去看电影,回去还能坐班车,我高兴得直叫。

  叶集湾人多地少,大多数农家都不算富裕,住的都是土墙草房,家家屋地身都很高,进屋要上几级台阶,湾区地势平坦,经常出现内涝,屋地身不垫高不行,大姑家有五间草房,院子很大,搞集体农庄还没有轮到她们家,院子里有棵桂花树,枝叶繁茂,像一把撑开的大伞,东边有两棵枣子树,一高一矮,结的果实藏在翠绿的叶子里。午饭吃得很简单,基本上都是素菜,大姑边吃边抱歉地说,今个没有任何准备,明天早晨赶集买羊腿子回来,让我尝尝她的手艺,叶集羊肉一直有名,听说烧出来一点羴味没有。

  吃罢饭,小表哥带我去看电影。小表哥大我五岁,因为姊妹多他早早辍学在家参加集体劳动。我俩走在路上,说说笑笑十分开心,路两边到处长的都是火蔴和玉米,火蔴那特有的清香味扑鼻而来,玉米翠绿的叶子向上伸展着,结的棒子已向外凸起,个个仰着头吐出缕缕鹅黄色的胡须,偶尔有条黄鼠狼从地里窜出来,见到人一溜烟消失得无影无踪。小表哥见我看到什么都感到新奇,催促我赶快走,去打电影票,我们加快步伐,很快到了电影院。呀!电影院好热闹,因为是星期天,有不少大人和孩子来看电影,售票口已排了好长的队,小表哥认识一位正在前面排队的同学,就委托他带买两张,票价一角钱一张,海报上出的是《打铜锣补锅》,我感到片名字怪怪的。我们手持电影票,很有规矩地接受大门口检票人的检票,进了放映场内好像一下子到了晚上,若大的剧场分出几个区域,一排排条凳从银幕前由低到高有序地排列着,顶部正中央有个亮着的大灯泡非常刺眼,几排电风扇悬挂在上面。我和小表哥按照票对号入座找到了座位,我一会儿坐在座位上注视着银幕,一会儿站起来东张西望,看到人们陆续进场,叽叽喳喳地找座位。进电影院我也是第一次,跟在家看露天电影是两码事,唉,还是集上人享福,条件优越多啦。电影开始了,片中的主角是李谷一,既年轻又漂亮,她的演技特别好,难怪后来成了大明星。看完电影回到家里,把影片里的情节向大人们叙说起来,他们都夸我讲得好。晚上我和小表哥睡在一张床上,一天的疲劳让我睡得很死,第二天早上父亲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好在头天晚上叫父亲回去帮我到学校请两天假,不然玩得再开心也心不安。

  第二天,大姑带着小表哥和我正式赶集了,来到街上,真是热闹非凡,号称十里长街的老十字街熙熙攘攘到处都是人,铁铺里发出“叮当、叮当”打铁声,羊杂烩馆子阵阵飘香,杂货店里卖的东西琳琅满目。赶集的人们手拎肩挑,穿梭在大街上,骑自行车的人摇着铃当非常神气。街两边店铺清一色徽派建筑,最多只有两层小楼,破旧的铺板门有的卸下来一半。最打眼的算是十字街东边那三层人民旅社了,十分气派,据说全是木头建造的,冬暖夏凉。每到一处,我都要停下来看看,就像现在进入每个景点一样,害的大姑和小表哥老是等我。这时街上突然传来吵杂声,好像有人打架,一个男青年揪着一个中年男子的衣领正向这里走来,旁边还有一个穿着白制服带着大盖帽的公安人员,后面跟着一大群看热闹的,中年男子嘴角上流着血,那个小青年个头不高人很劲道,他拽着人不停地“啊啊”直叫,原来是个哑巴。小表哥跟我说他叫张哑巴,派出所专门聘他捉扒手的,他原来也是个扒窃高手,公安把他逮住之后,通过教育改邪归正了,后来干脆聘他搞反扒窃,据说他也是反扒窃高手,眼快手快,有一双“认鳖眼”,不管哪来的扒手,要是被他发现了只能自认倒霉,每年有会期的地方都找他去,因为这个他在叶集出了名。大姑买了菜先回去了,小表哥带我去了很多地方,百货大楼、小南海、珍珠庙、台家祠堂还有江西会馆,下午一点多才回去。大姑知道我们肯定玩神了,只能在家干等着。

  第一次到叶集真是令我大开眼界,虽然看的地方似懂非懂,图个热闹,不过至今还是有些让我难以忘怀。因为只请两天假,我跟大姑说要回去上学啦,大姑有点舍不得,小表哥也想留我,其实我也舍不得走,要不是怕老师批评,肯定要多玩上两天。回去已定,小表哥忙着托人买车票,费了好大劲算是把车票买好了,车子是第二天上午八点的,小孩坐车买半票就行了,哪知半票没有了,只能多花钱买了一张满票。第二天小表哥提前送我去了叶集汽车站,临走时大姑让我带了一些吃的:几包花生糖,一袋子火烧馍,还有几个熟鸡蛋。

  坐班车我也是第一次,叶集到霍邱一天只有两班车,上午一班,下午一班,途经三元店子,能坐上班车的要么是干部,要么是有钱人。小表哥一直在车站逗留着,等我检了票进了车箱坐好,车子开了他才走,隔着玻璃窗他不停地向我招手,看的出他眼里湿湿的。汽车行驶速度很快,比拖拉机快得多,很少有颠簸的感觉,驾驶员带着墨镜,两手带着雪白的手套,十分威严,只见他紧握方向盘,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时不时地按声喇叭,“滴滴滴”清脆悦耳,车箱里相互熟悉的人不停地唠着家常,刚好我的座位靠窗边,我只顾歪着头欣赏着窗外的美景,全不在意他们都唠些什么。下了车我高高兴兴往家走,脚还是有点疼,回想几天的情景,我意犹未尽,叶集真是个好地方,长大了一定多去叶集玩玩。回到学校,同学们听我绘声绘色的讲述,个个羡慕不已,他们不仅分享到我深切的感受,还分享到我带回来的食品。


投稿电话:0564-2770186 投稿邮箱:yejinews@163.com 叶集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备案号:皖ICP备14015871号
网宣备案号:皖网宣备100005号 中共叶集区委宣传部主办 技术支持:皖西电脑